皓天彩票_皓天彩票网|官网

冯良侍只当她是突然被皇帝直接垂唤受宠若惊吓

杨千叶已经不敢想像一旦与李鱼面对面,会发生什么了。
 
    冯良侍笑道:“去吧!咱们这华沐苑呐,有事你就多分担些,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
 
    “是!妹妹这就去!”
 
    杨千叶答应一声,退出了房间,想了一想,一咬牙,便快步向外走去。
 
    院子里,秋千架旁,华姑思索着李鱼的话,似乎渐有心得,用力点点头,道:“我记得了,多谢大鱼哥哥指点!”
 
    华姑说罢,便急慌慌地告辞离去,晚上是要沐浴一回的,但现在提前得了消息,还是要先洗个澡,再好生打扮一下。对女人来说,这何尝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时刻。
 
    李鱼微微眯着眼,望着阳光下那个俏美的身姿渐渐跑远,不禁轻轻地吁了口气。
 
    对于这位传说中的女皇帝,其实他颇有好奇心,不过在利州时,两人已经接触过很多,此时也就没了那许多的好奇感。
 
    现在的华姑,在他心里,已经没有了那层神秘的光环。现在的她,不过是一个豆蔻十三的少女,她想要的,只是得到皇帝的宠爱,做一个幸福的女人。未来的女皇,此时还毫无踪影,她也压根儿没有过这样的雄心壮志。
 
    因为见过了她,所以李鱼能够比较客观地看她,不要说此时的华姑没有称帝的野心,就算是后来她受宠于李治,成为皇后,也依旧不可能有这个野心,那时想的应该只是保住她的皇后之位。那时的李治,仍然是只需下一道圣旨,就能废后的强大存在啊。
 
    只是当李治过世,自已不但独揽大权,而且竞争者是她的亲生儿子,先天难以与之对抗,再加上当时女子掌权不似后世那般整个世俗观念皆以为大逆不道的前提下,才成为了可能。
 
    李鱼其实有动念想过,是否尽可能地施加影响,改变她的人生道路,但……就算亲生父母,有资格代替一个人,去决定他的人生吗?这条路幸与不幸,别人的评断能取代他自已的看法么?
 
    自已的路,总归要自已去走吧。
 
    哎……,李鱼不禁又想到了杨千叶,那个蠢女人呵……
 
    李鱼转过头,忽然吓了一跳,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女人,一身宫装,身材欣长。
 
    明媚的一双眼,只是眉忒浓了些,稍稍影响了她的美感。只是令人奇怪的是,她用轻纱蒙着脸,这是搞什么鬼?
 
    杨千叶已经站在李鱼身后一阵子了,李鱼望着远去的华姑轻吁微叹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了。
 
    “这头色狼,家中娇妻美妾还不满足么?居然盯着人家姑娘这样恋恋不舍,皇帝的女人也敢觊觎,这厮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等到李鱼回头,她才迅速收敛了眸中的鄙夷,有些惴惴起来。
 
    虽说我蒙了面,又特意描浓了眉毛,不过……这厮不会看出我来吧?
 
    杨千叶提着小心,刻意地变了下声线,道:“小李将军?”
 
    李鱼怔道:“姑娘是?”
 
    杨千叶放了心,道:“奴是华沐苑良侍,姓郭!”
 
    李鱼忙拱手道:“郭姑娘。”
 
    杨千叶道:“冯良侍命奴配合小李将军,安排华沐苑防务,不知将军打算如何安排,但请吩咐下来。”
 
    “哦,吩咐不敢。都是为朝廷做事,还请姑娘陪着李某四处走走,熟悉一下这华沐苑内外情形,李某好做安排。呵呵,姑娘这是怎么……”
 
    李鱼看了杨千叶脸上的轻纱一眼,杨千叶压着嗓子,淡淡地道:“哦,脸上出了几个痘痘,将军,请吧。”
 
    杨千叶说着,便转过了身,长腿错落,蛮腰款摆,已然走在头里。
 
    李鱼打眼儿一瞟,啧啧暗赞:“瞧这腰条儿身段,空耗深宫之内,着实地可惜了。这要是让她扶着床杆儿,塌下腰肢,翘起屁股,怕不是一轮明月挂枝头。”
 
    杨千叶生怕李鱼看不出什么,急忙转身走在前头,可是往前边一走,忽然想起那色狼刚刚瞄着华姑背影时而点头时而摇头似乎有所品评的丑态来了,他走在我后边,会不会……
 
    杨千叶登时觉得后腰上好像爬着两只蚂蚁,周身都不自在起来……
 
 第561章 慧眼
 
    杨千叶带着李鱼,将沐华苑各处走了一圈儿,任其勘察各处环境,介绍此处屋舍功用、所居人员,李鱼不敢大意,细细勘察,寻找薄弱点,确定应该安排警卫的地方。
 
    李鱼也察觉这姑娘与他在一起有些不自在,但也并未多想,他实未料到那个丫头竟有本事混进宫里来,压根儿就没往杨千叶身上想。
 
    李鱼勘察完毕,杨千叶如蒙大赦,立即借口尚还有事待办,赶紧溜之大吉。
 
    李鱼将可才勘察结果在脑中过了一遍,便自回去做出安排,几名侍卫被他和普通力大勇武的太监们隔开,太监们主要作用是示警,而真正负责搏斗的则是那几名侍卫。
 
    李鱼见识过那几人的武功,确实高明。坦白说,比他李鱼还要高明几分,但那又如何,人的成功,除了能力,还有机遇。李鱼的机遇要比这几人好得多,所以他能脱颖而出。
 
    而且,不可讳言,那几位当真就只是能动手别逼逼的大高手,除了武功……待人接物的能力着实地差了些,也不识字,临机权变的能力也差得远,如果算综合能力,那李鱼就实打实地第一了。
 
    夜晚,忙碌了一天的李世民来到了华沐苑,李鱼和他早就安排好的侍卫、太监们明里虽看不到几个,暗里却把华沐苑控制了个周密,鉴于上次那刺客不知从何处潜入,外围侍卫居然全无察觉,李鱼这次在外围只安排了些太监,有限的警卫力量都缩拢在了内线,只要护住皇帝临幸妃子的寝宫,那便可以高枕无忧。
 
    杨千叶是全程见到了李鱼进行警戒安排的人,情知在此严密控守之下,她根本没机会下手,只得打消了今天再度出手的想法。
 
    皇帝御驾赶来,李鱼等人已将寝宫严密布控,冯良侍和“郭良侍”率一众女官在外围迎驾。
 
    天子面前,冯良侍面前,化名郭欣恬的杨千叶可没理由再蒙着面,好在李鱼在内围,看不到,所以依旧是清丽异常,皎然不群。
 
    “拜见圣人……”
 
    李世民在随从们拱卫下一进华沐苑,众人便款款上前,盈盈下拜。
 
    “免礼,平身。”
 
    李世民的右手虚虚一抬,目光一转,落在了杨千叶脸上。
 
    李世民微微一笑:“郭良侍。”
 
    杨千叶没反完,冯良侍只当她是突然被皇帝直接垂唤,受宠若惊吓呆了,忙用肘儿轻轻拐了她一下。杨千叶这才反应过来,方才皇帝唤郭良侍,她竟没有意识到是唤她。
 
    洛公公向杨千叶深深地望了一眼,又向冯良侍递个眼色。
 
    待皇帝一行人去远,进入侍卫警戒的内围区域,冯良侍便走到洛公公身边。
 
    洛公公笑吟吟地道:“皇上喜欢郭良侍。”
 
    冯良侍也眉眼带笑:“郭良侍年长了些,今年都二十一,不过谈吐气质、姿容身段,当真是万中挑一。老身就是觉得她太过出色,若就此埋没了不免可惜,才制造机会,让她与圣人多些接触。能入了圣人法眼,真是她的造化。”
 
    洛公公笑道:“也是冯良侍栽培的功劳。我看那姑娘,眸清神正,是个良善之人,来日为嫔为妃,飞黄腾达,定然不会忘了你冯良侍的好处。”
 
    冯良侍笑得合不拢嘴儿:“还得洛公公多多帮忙。”
 
    洛公公算了一算,道:“后天吧,有位刚入宫的才人,后天该当侍寝,却恰逢月事,得重新排期,便让她顶上去。”
 
    冯良侍喜上眉梢,连忙道:“哎哟,这么快!洛公公真是上心了。我马上去与郭良侍说说。洛公公这分照顾,冯良侍一定不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