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天彩票_皓天彩票网|官网

虽然父皇那里显然是已经接受了他的建议

  “我……”
 
    “你什么你?你以为在这深宫大内,你真把皇帝杀了,还能逃得出去?你以为,就凭你一个女官,就有本事杀了皇帝?尤其是在三番五次的失败之后?我告诉你,皇帝身边绝对不只我们几个人,我早就感觉到了,皇帝身边,暗地里一定还有人!”
 
    李鱼现在贴身负责皇帝保卫工作,他是真的感觉到皇帝身边还有影子杀手了。不出所料的话,那应该是几个老太监,但是也不知道是他们的功夫太过了得,还是他们隐藏的好,李鱼并没有亲眼看到过他们。
 
    可是,那种感觉,错不了。
 
    杨千叶的唇角渐渐逸出一丝凄婉的笑意,皇帝身边还有暗卫么?其实她比李鱼知道的更早,她也感觉不到那些人的存在,但她知道,一定有!
 
    这是千百年来,宫廷制度渐渐完善形成的关键一环,在大隋宫廷中就有。而且这些老供奉般的高手,并不如李鱼所想,都是太监,其中不乏世俗高手,只是他们中年纪最小的也已在六旬以上。
 
    可是,杨千叶还知道,有一个环节,就算是这些超级影子护卫,也是照顾不到的。阳光光照万里,也有阴影处处。那个环节,就是皇帝临幸妃嫔的时候,皇帝是不会容许他们在一旁“看戏”的。
 
    所以,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不是么?
 
    唯一的机会,就是献出自已!
 
    杨千叶看着李鱼,忽然有些想哭。
 
    明夜,她就要死了,从此离开这个世界,抛下所有的包袱。想承担的,和不想承担的……
 
    这一刻,她与李鱼相识以来种种,突然一幕幕地跃现在心头。
 
    她和李鱼在利州街头偶遇,
 
    她和李鱼在武都督府相识,
 
    她被李鱼所擒,坏了大计,
 
    她在马邑州扮小村姑,狼狈地刮着皮子,恰逢他站在面前,
 
    她在冬日暖阳下,看到李鱼和作作在稻草堆中的一番“搏斗”,
 
    她从陇右大盗化身小侍女,与他同车前来关中,
 
    她以“乾隆居”女掌柜的身份与他的种种接触……
 
    不知不觉间,杨千叶已泫泪欲滴。
 
    “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是你知道那种背负着多少人的希望,那责任化作一座座山,压在你肩上的感觉吗?你不懂!你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却仍一无所获的沮丧。你不懂,你生怕一举一动会让追随着你的人失望,而步步如履薄冰……”
 
    杨千叶从泉水中缩回了双脚,踏在大青石上,盈盈站起:“算是我求你,你只当没有看到我,你装病告个假,只要避开三五天,什么责任都不会算在你的头上,千叶在九泉之下,也会牢记你的恩德,来世做牛做马,报答郎君深……哎哟!”
 
    如此悲凉的临终告白,却因那温泉水滑,湿润环境下的大青石也滑而被毁了。杨千叶眸中的泪珠儿正要潸然落下,脚下一滑,双臂风车般一阵挥舞,就一头栽进了李鱼的怀抱,把他压得仰面跌倒,压翻了一地芭蕉……
 
 第564章 勾心
 
    李鱼躺在松软的地面上,四下里静悄悄的,有潺潺流水声,似乎还有虫鸣。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似乎……就连呼吸粗重一些,都能打破这种静谧。
 
    看她瘦不显网,可压在身上,香香软软的,一点都不硌人呢。
 
    李鱼心中,不知怎地,忽然就浮出这个有点荒唐的想法。
 
    “听我良言相劝,收手吧……”
 
    李鱼也不知道这样尴尬的局面该如何收场,于是咳嗽一声,摆出一副悲天悯人之态。
 
    “我收你……”
 
    良好的教育,使得千叶殿下到了嘴边的一句骂人话,又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她迅速地从李鱼身上爬起来,两只光着的脚丫儿谨慎地挪开两步,提防再度摔倒:“今晚,在此相见。”
 
    李鱼道:“喂!今晚在此相见个鬼啊!我有职司在身的啊,有话现在说清……喂!”
 
    杨千叶不听他再说,提起一双鞋子,赤着脚儿踩着那柔软沃土的地面,一溜烟儿地跑掉了。
 
    “喂……喂……,我要见武才人啊……”
 
    李鱼无奈地追了上去。
 
    等他再见到杨千叶,杨千叶已经濯了足,穿了袜儿和靴,一脸的淡定,仿佛此前从未与他见过。
 
    李鱼……李鱼觉得自己真的很郁闷。他现在只要把手往前一指,大喝一声:“她是刺客!”,杨千叶就完蛋了,而他将再立一功,可是……他如何狠得下心把她推进火坑?
 
    今晚么,罢了!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她一面,如果不能说服她滚蛋,就用强的也要逼她走……
 
    想到这里,李鱼突然一阵焦躁,就算这次逼走了她又如何?这臭女人不知进退,早晚得折在这件事儿上,她若落在旁人手上,可绝对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的呀。
 
    真是……这女人好烦!
 
    因为心情郁闷,李鱼传旨,赐华姑武媚之名时,武媚欢喜不禁,李鱼却也无心留下多恭喜两句,因为他一想到正在厅外站着的杨千叶,心里就犯堵儿。
 
    等李鱼急急宣旨出来,再想找杨千叶,她已先一步溜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晚,无论如何得轰你出宫!”
 
    李鱼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声,直奔前殿而去。
 
    御书房中,四位重臣正在与李世民议事。
 
    李世民欢喜不禁地把先立李泰,再传李治的主意一说,就见四位大臣脸上登时都浮起一抹古怪的神气。
 
    房玄龄看着李世民,原来……当一个人被爱蒙蔽了双眼,真的会变傻啊。这种蠢话你都信?不过,我好像本来就是拥载李泰的吧?
 
    房玄龄看了眼李绩,他们俩都投票给了李泰,本该顺水推舟,先成此策。不过,他的节操实在不允许他接受这样智障的主意,所以他决定不说话,免得毁了他的一世英名,在史书上留下一个愚蠢的评价。
 
    徐茂公,上!
 
    李绩瞟了他一眼,眼皮一耷拉。
 
    你不肯丢这人,难道我就没有脸?我才不说话。
 
    长孙无忌这厢却是暗叹,他这位妹夫皇帝,对李泰可真是宠爱到了极点啊,不过,长孙无忌与李泰却是一向不够亲近,所以他更属意于另一个外甥----李治,所以,他向褚遂良递了个眼色。
 
    褚遂良……很耿直!
 
    褚遂良的耿直是出了名的,李世民曾公开评价褚遂良的人品和能力,第一句话就是“褚遂良耿直”,第二句才是“有学术”。虽然论起喷人,褚遂良不及魏征那个大喷子,但说到性情,那真是直来直去的典范。
 
    长孙无忌一个眼神儿丢过来,褚遂良就仰天大笑起来。
 
    李世民一脸惊诧,看向褚遂良:“登善(表字)何故大笑?”
 
    褚遂良笑指天子,语气中竟带上了一丝悲愤:“陛下,臣本以为,晋王李治聪慧不逊于魏王,而身体尤其康健,为千秋万代计,故推举晋王。今闻魏王杀子传弟的荒唐之言,却是认定了,只有晋王才可为储君。”
 
    李世民一呆:“登善之意……”
 
    褚遂良冷笑连连:“杀子传弟,陛下当真信其所言?若魏王只是有心于皇储之位,原也不算什么,他竟说得出这番话来,那真断断不能立为储君了。来日,欲毁此诺,魏王只能杀了晋王,只有死晋王,才不会让他不必背负对陛下所立誓言!”
 
    李世民呆了一呆,突然脸色铁青。
 
    李鱼回来的时候,就见四位大臣正从御书房中出来,急忙避过一旁。
 
    他偷眼一瞄,就要房玄龄和李绩神色微见沮丧,长孙无忌却是面带微笑,而褚遂良却仍是一脸愤愤。三种不同的表情,实在令李鱼有些摸不着头脑,待这几位宰相人物都回了两仪殿署理公务,这才轻咳一声,问那门边小黄门儿:“呃……陛下这边,可是有什么烦忧之事发生么?”
 
    那小黄门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魏王声称如得皇位,将来必杀子传弟,圣人欢喜,欲立魏王为储君,却被褚相公一言点破其中之诈,圣人此时,一定懊恼的很。小李将军御前侍奉,多多小心。”
 
    “明白了!”
 
    李鱼向小黄门儿抱了抱拳,这才撩袍上殿,进去时,脚下便放轻了几分,狸猫儿一般,悄无声息。
 
    李泰出了宫,却没有马上回府,他思量了一下,虽然父皇那里显然是已经接受了他的建议,就只怕……雉奴这小子,小小年纪,心机却不少,原来也在图谋皇位了。
 
    想到这里,李泰便吩咐,直接去了晋王府。
 
    晋王李治尚未成年,不曾外放封地,还在京中居住呢。
 
    听说李泰来了,李治还有些奇怪,因为这位兄长平素与他可没什么来往。李治连忙把李泰接进府去,兄弟俩花厅叙话。李泰一来是得意于父亲已经点头,这储君之位已然是板上钉钉,必属自己无疑。另一方面也是骤得这个好消息,有些把持不住了,原本很聪明的一个人,却做了蠢事。
 
    “雉奴啊,你很奇怪为兄今日为何过府吧?”
 
    李泰放下茶杯,笑吟吟地看向李治:“你与汉王叔一向交好,如今汉王叔参与太子谋反,已然被赐死,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担心。”
:“这……兄长,那小弟该怎么办?”
 
    李泰道:“早早出阁,就藩于封地,远离这是非之地,还怕不能求一个太平?”
 
    李治为难道:“可……男子二十冠礼,我今年才十五岁,不到就藩的年纪呀。”
 
    李泰道:“诶!酆王十岁就离京就藩了,还是父皇亲自安排的呢。你如今已经十五岁,有何不可?”
 
    酆王叫李元亨,比他七哥李元昌就小几个月。李元昌就是跟着太子谋反,刚刚被赐死的那位。
 

相关阅读